多少楼台烟雨中.#

【顾韩】百日Day4

•取名废干脆不要标题了


•文笔渣 也不怎么修改 将就看吧


•百日里唯一的渣就是我


•ooc ooc ooc


  -


  韩家公子平生最不喜欢的就是脱离他意料范围的人或事物,但最让他感兴趣的也是脱离他意料范围的人或事物,正如现在,突然其来的一场大雨。韩家公子坐在顾飞家客厅的沙发上,用毛巾擦着他的短发嘴里始终骂骂咧咧:“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场雨肯定有问题。”顾飞叹了口气,不过对韩家公子这样明摆着的自恋已经习惯了,拿过韩家公子手里的毛巾,自己帮他擦:“是是是,韩团长最厉害,但是韩团长天气预报可是写着的。”


  韩家公子本来对顾飞的服务感到挺满意的,便眯着眼享受,听到这话抬头瞅了一眼顾飞,“呵,我还需要看天气预报?要不是在出门前窗帘坏了拉不开,我会看不到外面的天气并准确地预测到要下雨了?”顾飞搁下毛巾,双手打开放在头上表示服输,拿起茶几上的热姜汤递给韩家公子。


  “要酒。”韩家公子闻了闻姜汤的味道,把杯子又重新还给了顾飞,一脸嫌弃的样子。顾飞有些无奈,不过两个人同居了这么多天他也早就习惯韩家公子这样时不时就要酒喝了,还好在现实中他会估计好自己能喝多少,在不损害自己身体的情况下,再喝个够。


  -


  在参加完武林大会并拿了个天下第一的称号,顾飞在游戏里依旧是原来的样子,千里一醉依旧手拿暗夜流光剑到处通缉着人,一切都无比顺利,顾飞倒也不觉得无聊。


        一天,千里一醉在小雷酒馆里像往常一样敲了敲某张桌子喊着“通缉任务,没事的闪。”抬头时正好看见酒馆门口正准备进来的韩家公子,下意识挥了挥暗夜流光剑打了声招呼。韩家公子瞥了一眼顾飞,说了两个字:“武夫。”顾飞没在意,韩家公子喜欢这么说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听得多了自然也就接受了。等解决掉面前的人后,顾飞走进了佣兵团平时聚会的包厢坐在韩家公子旁边,翻看着自己手里的本子。


  “忙完了?”韩家公子半侧着身子,看起来也是微醉了的样子,举着酒杯透过略微有些浑浊的液体看向顾飞。顾飞点了点头,接过韩家公子的酒杯喝了口就又放回人手里。


         两个人一时间默默无言,顾飞索性清理了下背包里的东西,他平时不太在意,打怪时看到什么东西都随心情扔包里,现在整理一下发现刚开发的70级区域他打到的物品基本都是花。系统总不可能无聊到只给装饰用的花吧,肯定多多少少有什么用吧,顾飞这样想着,把花都拿了出来递给韩家公子:“公子,帮我看看这花有什么用。”“哦。”韩家公子接过花,醉意正好也涌了上来,就半靠在座椅把玩着那几朵花,顾飞见韩家公子似乎开始了研究便继续整理自己的背包。


  战无伤和佑哥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就是这样一幅场景,韩家公子微微有些脸红,手上拿着花,旁边的千里不断翻着背包似乎在找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战无伤立刻悄无声息地把佑哥又拉了出去,“佑哥,你不觉得公子和千里这样,很奇怪吗?”佑哥皱着眉头,摇了摇头。“你看,千里像不像是要求婚的样子。”佑哥又一次摇了摇头。战无伤以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佑哥,“一看你就是很少和重生紫晶的姑娘们去打怪的,连这种发现基情的眼光都不具备。”佑哥神色复杂:“我并不是很想要这种眼光。”


  韩家公子把花扔回了千里身上:“这个应该是某任务的触发道具,现在没触发应该是因为你等级问题。”门外佑哥听到任务不管战无伤的阻拦,不过当然是因为战无伤没有努力去阻拦,要不然佑哥的力量怎么可能和战无伤能比。“千里你们捡到了什么!”韩家公子喝了口酒,以一种嫌弃的眼光看着佑哥,起身转头对千里说:“在A市准备好房间,本公子打算明天晚上去临幸你。”说完也没管屋内三个人什么反应,拿了剩下还没空的两瓶酒晃晃悠悠地往外面走。


  “千里,你真的求婚了啊?”佑哥想起来战无伤刚才说过的话,突然觉得战无伤说的说不定是真的。“求婚?你在说什么?”千里不知道怎么几个小时没见,佑哥就变得这样神神叨叨的。“你刚才不是和公子求婚么?公子还拿着花呢。”佑哥指了指千里怀中的花。千里无奈地笑了笑,示意佑哥坐过来,将佑哥以为是求婚道具的花递给他,然后也起身走了。


  “诶千里你去哪?”想抓着千里好好聊聊顺便冒死将这些事情作为聊资买通重生紫晶姑娘们的战无伤没经大脑就挽留了千里。千里没转头,挥了挥手:“去给他整理我家房间。”


评论
热度(14)

© 楼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