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楼台烟雨中.#

【双杰】嘘-01

•打着连载的名义也可以看作是独立短篇

•更新时间不定

•私心王张但是希望能写出来攻受不分的日常

•ooc请提出来 bug请提出来 谢谢耐心观看

  王杰希是荣耀酒吧的一个驻唱歌手,说是驻唱歌手,一年下来他上台唱歌的次数用手指都数的清楚,倒不是说他名声太旺以至于他耍起了大牌,准确来说驻唱歌手是他的副职,他真正的职业是调酒师,也就是那些守在吧台的那些调酒师。别多想,这调酒师可不是电视或小说里那种玩得一手好杂技的调酒师,王杰希擅长的是以各种酒混合起来刺激你的味蕾,尤其擅长用几种特别的酒调出一种更特别的味道,因为如此,人称魔术师。

  今天王杰希却反常地主动要上台唱歌,酒吧老板叶修想了想,猜出了点儿什么再加上两个人在后台沟通了几句,便笑了笑让他自便了。

  张新杰一进门的时候就看到王杰希抱着把吉他坐在舞台中央,像是和他心有灵犀一般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在确定张新杰选好了一个在吧台旁的位置以后王杰希就又低下头开始准备。张新杰把刚买好的那袋画具放在膝盖上,目光一直注视着台上的王杰希。王杰希的嗓音比较成熟且有磁性。张新杰并不知道王杰希在唱的是什么歌,只能从歌词里大概捕捉到几个关键词——“向西归鸟”“惊喜”“相爱”,或许这首歌既描述了想要归乡的游子,也描述了恋人之间缠绵的感情吧。只能靠猜的张新杰静下心来欣赏着王杰希唱的歌。

  “你是他恋人?”听到声音,张新杰转头,看到被人推到自己面前的一杯酒,各种颜色夹杂在一起,或许是因为不互溶的原因而显得色彩斑斓,“我叫喻文州。”张新杰抬头看向那人,五官清秀,嘴角略微上扬,看起来就是一副好交往的翩翩公子形象。张新杰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你不用太在意我们对你和杰希的眼光,这酒吧是gay bar。”喻文州打消了张新杰从一进门心里因为并没看到女性的疑惑。“不打扰你了,慢慢听。”张新杰想起来自己既没有对他人的问题作出什么反应也还没有对喻文州介绍自己,从小到大的修养让他下意识开口:“张新杰。”喻文州抿了抿嘴然后微笑表示自己知道了,低头继续忙着调酒。这个时候台上的王杰希又换了一首歌,张新杰转头看过去,看到王杰希正好也在看着他。

  王杰希的眼睛并不对称,和身边的好友所调侃的不同,一向几乎事事都追求完美的张新杰对王杰希的眼睛并没有什么很大的意见,也没有想过要去用什么办法让它变得对称起来,其实就连王杰希自己也不知道,张新杰其实很喜欢王杰希的眼睛,虽然张新杰自己也说不出什么原因来。王杰希换了一首歌,张新杰可以听得出来不只是曲词的变化,而是在本身歌曲所传达的感情就和刚才的那首有区别,王杰希唱出的孤独感让张新杰有些束手无措,张新杰庆幸了一下自己只需要在台下听歌,尽管他有点想上台抱抱自己的恋人。

  王杰希在这晚一连唱了好几首歌,张新杰从王杰希的歌声中听到了很多,自我、忧愁和很多复杂的情感都一同交织在一起,张新杰对王杰希某一时刻与他对视并突然飚起的高音有些无法自拔。张新杰在听歌的同时已经喝了好几杯酒,喻文州到最后都已经以担心张新杰喝醉王杰希会生气的理由拒绝上酒了,而是换做一杯又一杯的柠檬水,张新杰倒不在意,喻文州上什么他就喝什么。

  所以王杰希在放下吉他下台来迎接自家的小画家时,张新杰脚下的脚步都有些不稳了。“喝酒也不知道节制点儿?”王杰希和喻文州打了声招呼,提起张新杰的那袋画具,边半扶着张新杰走出酒吧。“今天没注意,等等就好了。”张新杰皱了皱眉头,对自己今天一杯接一杯的不理智行为也有些不解。“得了吧,回家。”王杰希笑了笑,伸手帮张新杰推了推快滑下来的眼镜。

  等两个人回到了租了的公寓里,王杰希扶着张新杰坐到客厅的沙发上,他知道张新杰在这种情况下不会想躺到床上的。“晚餐吃了么?”张新杰坐在沙发上看着王杰希一边忙着去浴室里面放水一边忙着把他的各种画具放在他平时顺手的地方。王杰希转过头笑了笑,“没吃的话可以吃你么?”张新杰眨了眨眼睛。王杰希马上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凑过去在张新杰嘴唇上吻了一下,“开玩笑,当然吃了。”

  张新杰和王杰希合租的这个公寓实际上是三房,在没找到合两人心意的第三人之前,他们一直都空出来了一间房,不过自从王杰希和张新杰确认关系以后,空的房间准确来说应该是两间。张新杰洗好澡后坐在床上看着王杰希端来了一杯酒,下意识就皱皱眉头想要拒绝。“没事,喝下去有助睡眠,要不然难保你今天晚上不会头疼。”张新杰抬头看了王杰希一眼,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的恋人,接过酒一口一口抿着。说这酒有助于睡眠应该还是挺有道理的,最起码张新杰嘴里之前薄荷牙膏都驱不走的酒味立马就被一股淡淡的果香味给赶走了。王杰希准备的酒不多,张新杰喝了几口也就见底了,把酒杯又递了回去。王杰希再一次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张新杰已经躺在床上看起来差不多要入睡的样子,王杰希叹了口气估计今天又是吃不到自家恋人了,如果把自家恋人叫醒再一番运动的话,他估计明天自家恋人就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了。

  王杰希小心翼翼躺进了被窝确保自己的动作不会影响到张新杰的睡眠,在王杰希抬手关掉床头灯的时候,身边有些柔软的床铺一陷,张新杰用听得出睡意的声音说:“今天你唱歌很好听。”王杰希转身面对自家的恋人,因为拉了窗帘所以房间里面并没有什么亮光,不过他对面对自己睡的人脸庞的轮廓早就熟得不能再熟了,王杰希略微起身,在张新杰的额头烙下一吻。

  “晚安,新杰。”

评论(2)
热度(24)

© 楼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