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楼台烟雨中.#

【叶张】心跳

·阿瑾生日快乐  @节操堆放处_新杰是我的我的我的 

·你想要的养鱼后续

·时间轴可能略微有一点点混乱 我尽力了



       自从养了一只鱼后,叶修在饮食方面的开销一下子增加了很多,引得张新杰好几次都有些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叶修通常都会叼着根烟,挥挥手说:“没事,我稿费够用,何况你还是我买回来的,我当然要对你负责啊。”

       张新杰觉得这话听起来像自己被包养了一样。两人同居的时间越来越长,张新杰对于叶修各种掺杂调戏的垃圾话的抵抗能力也越来越强,有时甚至还会反击几句可以噎着叶修的话。

       叶修在有时候也会感叹自家纯良的小白鱼怎么就变成了这么心脏的人,倒是忽略了自己作为小白鱼身边接触最多的人言传身教的作用。“诶我说新杰啊,你怎么就变得这么心脏了呢?”张新杰坐在沙发上翻着书,闻言抬头看了看叶修一脸纯良的表情,笑但不回答,叶修心里一动。

       随着时间推移,张新杰天生面对厨房的技能点倒是被挖掘出来了,不过有很大原因都是叶修并不会做什么东西而张新杰自身又对鱼食所花费的钱不好意思。所以,在张新杰点亮了技能点之后,叶修都没有去过魏琛的店里买过鱼食,惹得魏琛还特地打电话过来问候:“老叶啊,你不是把苏妹子给你订的鱼养死了吧?你不是说它能变成人吗?不至于这么脆弱吧?”叶修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哼声,带着几分鄙夷:“不仅没死,还能给我做饭,羡慕哥吧?”魏琛一听,立马就挂了电话。

       两个人每天晚上都过的很悠闲,张新杰拿着两个人下午出去的时候买的一些简单的食材做出美味的食物,吃完饭后叶修通常主动包下洗碗的任务,张新杰就看看新闻或者小说,等叶修洗完碗后就洗澡,然后又是叶修洗澡,张新杰睡前都会等着叶修关灯才回到鱼缸之内,对此叶修把熬夜的习惯也改的差不多了。

       这天有点反常,叶修一时灵感上来,一直写文章写到了十二点,写完文章的叶修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瞥了眼墙上的钟发现已经那么晚了,自家小白鱼却一直没说些什么。有些好奇的叶修回头看去,抵抗不住睡意的张新杰已经躺在他的床上,书放在旁边,眼镜还没有摘下,看起来也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的状态。叶修想要叫醒张新杰,但想着想着,决定让他在那儿睡着。张新杰的睡姿并不占地方,倒和他的为人一样有几分规矩的味道,两只手掌心向下放在身体两侧,静静地呼吸。叶修回头看了看电脑,文章已经写完,自己因为已经养成的作息习惯也有点困倦,再打游戏状态估计也不怎么样,便作罢,关了电脑。

       叶修侧躺在张新杰身边,帮他盖上被子,有些浅眠的张新杰睁开眼睛,眼里还有点莫名的警惕,但在看到叶修的时候又放松下来,翻了个身也侧着面对叶修,略微蜷缩起身体。叶修伸出手摸了摸张新杰的头发,用哄小孩子一般的口气哄道:“睡吧睡吧,今天就睡我这了。”张新杰点了点头,摘下眼镜放在床头柜上,又闭上了眼睛,嘴角有些上扬,像是在微笑。叶修刚放在张新杰发上的手差点没控制住往下移。

       叶修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跳的有点快。

       第二天,叶修睁眼的比张新杰还要早那么一点点,两个人的睡姿都很安稳,几乎一个晚上都没有什么变化,叶修看着张新杰安静的睡颜,脑子里想的是手好麻啊——

       张新杰睁眼,一开始看到叶修的时候还有点迷迷蒙蒙,有些奇怪自己怎么会睡在这里,不过还是下意识打了声招呼:“早安。”

       叶修起身,活动了一下一个晚上被自己压麻的手臂,“新杰啊,你睡我床上弄得我都只能侧着睡,太不舒服了。”张新杰起身的动作停了一下,随即又接着继续:“我记得你昨天让我睡这儿的。”叶修咂了咂嘴,觉得自家的小白鱼真是越来越难调戏了。

      “今天早上有什么计划吗?”叶修转过头问张新杰。此时的张新杰正在和一件噼里啪啦产生静电的黑色毛衣斗争,听到叶修的话,回答:“没有啊,反正得离开这带暖气的屋子活动一下。”说完之后,张新杰满意地穿上终于安静下来的毛衣,也不管身后的叶修对于要离开暖气而发表的百般不舍的言论。

     “新杰大大,你想好去哪里了吗?如果没想好,我们就在家里待着想想吧。”临出门前,叶修想了想外面的温度就觉得自己仿佛要被冻起来一样,试图说服张新杰不要离开有暖气的温暖室内,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说服一般一点用处都没有。

       张新杰坐在玄关处穿鞋子,点了点头:“想好了。”

       叶修摸摸鼻子,不知道张新杰什么时候决定好的,不过既然张新杰都有计划了,那还是比较可靠的,只是可怜自己要和暖气分开了。

       叶修看着广场上即使大冷天也坚持跳舞的大妈们,表情有种难以言说的委屈,“新杰大大,你是来让我看着大妈们跳舞的?”张新杰摇摇头,“想让你跳。”叶修装作一副被吓到的样子,果不其然看到张新杰的笑。

       今天的天气不错,阳光也刚好,张新杰穿着黑色毛衣,外面套了件叶修从网上随手买来的黑灰色中长款外套,头发和以往一样梳的很整齐,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利落。张新杰的笑一直对叶修有一点点难以言说的味道,像阳光又像一阵风。

       两个人往公园内部走了走,沿路看到了从其他地方移植过来的法国梧桐,几片叶子随着风的吹落而摇摇晃晃地往地面上掉。几对小情侣就坐在路旁的长凳上聊着天。

       在张新杰还没有住进叶修家的时候,叶修大多时候都窝在家里写小说,偶尔可能会出去超市买买干粮什么的用以填填肚子,但每次他一投入,生物钟就会随着他的行为一起混乱起来。张新杰就像是钟,带着叶修一同调节了时间。

       天气刚好,景色正好,两个人也都还在。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全了。

       叶修难得有那么一点紧张,好像又不止一点。

       叶修下定决心,牵起了张新杰的手。


评论(6)
热度(55)
  1. 楼烟 转载了此文字

© 楼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