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楼台烟雨中.#

【火冰】一个人的战场

•一个晚上的速成品,意外得流畅,虽然衔接可能还是有点儿问题。
•第一次写火冰这对cp,有点儿开心。ooc有。
•因为是速成品所以bug可能会有,发现的请告诉我。

        都结束了,冰室辰也叹了口气,眼睛里有着血丝,整个人疲累得几乎快要脱力,不过理智促使他依旧保持清醒,他还要撑回营地,晕倒在这里很难等到救援。就算等到救援,自己可能没剩多少口气了,更别提身上的伤口得变成什么样了,小伤口如果不处理好也可能成为大麻烦。
        听前辈说过,在痛苦的时候想起的人一般都是自己在乎的人,或者最痛恨的人。冰室辰也一闭上眼睛想起的都是自己、Alex和大我小时候的曾经,他不可能痛恨两个对于他来说极为重要的人,那么也就只剩在乎了。大我,大我,大我……
        冰室辰也想动动嘴角,不过他脑海中始终保持着不做一点其他动作来妨碍他的求生,他现在实在太累了,牵动一下嘴角甚至都会用掉他的力气。
        冰室辰也在离开刚才那个地方前用贴身的短匕首划开了树皮,喝了一点儿树汁,不好喝,但聊胜于无,毕竟这儿所有资源都需要他珍惜。
        一向在意自身整洁的冰室辰也为了求生,脸上抹着油彩,这种油彩很容易伤到人的皮肤,用多了脸上的细胞难免会有点儿影响。不过,队里的女队员一向都会把一些护肤品给他,他不收还要吹胡子瞪眼,毕竟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冰室辰也的脸那么好看。冰室辰也觉得无所谓,一个大老爷们,皮肤糙点也就糙点,奈何不住她们的好意,也不想别人的心意白白被浪费,想起的时候就用用,所以皮肤虽然没入队前那么好,但也不至于像其他人一样被摧残得太惨。
        躯体传送到大脑的寒冷感是冰室辰也在近几个月都很少体会的,他知道这是饥饿的一种体现,冰室辰也闭了闭眼,寒冷感使他比刚才还要清醒那么一点儿。他的嘴唇也因为干燥而有些起皮。冰室辰也半支撑起自己的身体靠在旁边的树干,他庆幸这次是在一个还算茂盛的树林,在树旁发现了蘑菇,运用培养出来的意识他可以判断出来这是无毒蘑菇。当下哪还由得他犹豫,身体比脑子反应更快,一确定无毒就已经摘了下来送到嘴里。冰室辰也其实不太喜欢蘑菇,但是到这种份上,谁又理味道如何呢?活命要紧。
        离营地不远了,冰室辰也在吃完那棵大树旁的所有成型的蘑菇后有了些许力气,又一次喝了一点儿树汁,有些不稳地朝营地走去。
        “辰也。”
        冰室辰也走到了营地门口时,看到了火神大我,感觉放心多了,给火神大我一个带着安抚意味的笑,精神一松懈就晕了过去。
        “诶你们现在这些孩子真是拼命,就一个逃生训练,整的要死要活一样。”新调来但年龄不小的女医生抱着笔记皱着眉头。
        火神大我听到这话,想要争辩,但也知道自己口头方面是无论如何也争不过这位女医生的,只能涨红了脸低头接受训斥,眼角余光偷偷瞥着床上的冰室辰也。
        冰室辰也醒来的时候就听到模模糊糊的女医生的声音,动了动手指。一直关注着冰室辰也的火神大我反应迅速,冲过去握住冰室辰也的手,“辰也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看看?”
        女医生不屑地到了另一边床边,确认点滴速度依旧不快不慢,才慢悠悠道:“你们这些人,身体素质好,他只是营养跟不上,等等吃点粥。”又弯下腰对冰室辰也笑眯眯,“你啊,别吃太多,小心伤了肠胃。”冰室辰也自然知道这点,不过依旧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微笑着点了点头,配上有些虚弱的神色,看起来还有那么几分让人心疼。女医生没忍住,像抚摸自己孩子一样摸了摸冰室辰也的头就走了。
        “辰也,你现在要吃吗?”火神大我从桌上拎过来保温瓶,摇了摇,里面是他熬了好一会儿的粥。冰室辰也摇了摇头,火神大我也就不强迫他,找了张椅子在旁边坐下。
        “我是最后一个醒的?”冰室辰也问。
        火神大我摇了摇头,“隔壁还躺着几个,不过也差不多了,都没什么事。”
        冰室辰也点了点头,又问:“你是第一个到达的?”
        火神大我抓了抓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算,和紫原那家伙差不多同时。不过他偏偏不肯承认,说自己是迷路了,要不然早就到了。”
        冰室辰也笑了笑,“敦路痴,大我难道不知道吗?”
        “知道,可是……”火神大我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只能带着几分挫败地停住了话。冰室辰也知道火神大我一直以来都想超过奇迹的世代,不由学着刚才女医生的样子伸手摸了摸火神大我的头发。
        火神大我跳了起来,有些被吓到的样子,反应过来后发现冰室辰也脸上一副很难过的样子,仿佛在控诉他保持的距离。“我,我不是故意的。要不然,你再,再摸一下?”
        冰室辰也立马笑了起来,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大我,你还是那么天真。”
        火神大我知道自己被逗了,也不生气,坐回椅子上继续握着冰室辰也的手。“其实我很怕你会醒不来。”冰室辰也挑了挑眉。“你一开始又不肯和我组队!如果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一定可以是第一个一起到达的。”冰室辰也摇了摇头。“辰也你别这样啊,难道你不相信我们两个一起的能力吗?”
        冰室辰也无奈地摊开手,只说了一句话就说服了火神大我:“但战场上不会总给我们在一起的机会,我们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大我。”
        火神大我拿起一个枕头,转身往沙发处扔去。再转头回来时,就被冰室辰也一个吻给打消了火气。
        “我们需要各自面对战场,大我。我不能离开你就活不下去,这样对我对你都是一种束缚。”冰室辰也认真地看着火神大我的眼睛,直到看到火神大我眼里只剩下自己时才奖励性地又给了一个吻。“我饿了。”
        “遵命,哥哥大人。”火神大我扬起眉毛。

评论
热度(9)

© 楼烟 | Powered by LOFTER